首页 > 人工智能 > 我是谁?你想过吗?

我是谁?你想过吗?

 

当我有了对生死的思考的时候,就对死亡很恐惧。总是希望如果人能永生该多好。随着科技的不断进步,很多不可能的事情变为可能。克隆技术的出现让我们的身体的部分可以被替换。如果我们的身体大部分被替换了,那么我还是我吗。换句话说,如果我的所有记忆和思维模式,包括知识、技能、个性、记忆被移植到另外一个我的克隆身体上,是否意味着我可以永远活下去。那个真的是我吗?

一些根本性延长寿命的方法包括,重新设计与重建组成身体和大脑的各个系统、子系统。在重构的过程中,我会不会迷失自己。这个问题会在接下来的几十年中,从一个古老的哲学命题变成一个紧迫的现实问题。

我是谁?由于我不停的变换,我只是一个形式?如果有人复制了我的形式?那我是原始版本还是复制版本?或许我就是这种材料,有序的和混乱的分子一起组成了我的身体和大脑。

但是这个观点存在一个问题。事实上,构成我身体与大脑的特定粒子集合与很短时间之前构成我的分子和原子是完全不一样的。我们知道我们大部分的细胞会在几周之内更新一次,即使我们的神经作为特殊细胞存在时间比较长,但是也会在一个月内改变其分子组成。构成神经的丝状蛋白的半衰期是10分钟,树突的肌动蛋白丝大约每40秒更新一次。为突触提供动力的蛋白也是大约每小时更新一次。突触周围的NMDA受体坚持的时间相对长一些,大约每5天更新一次。

所以,与一个月前的我相比,现在的我是一个完全不同的物质组合,唯一延续的是物质的组织形式。形式也会变化,但是比较慢,也有持续性。水流的形式,在它的路径上冲刷了岩石,水的分子每毫秒都在变化,但是这种形式会持续几小时甚至数年。

因此,也许我们应该说,我是一种可以持续很长时间的物质和能量的组成形式。但是这个定义也有一个问题,因此最终我们能够以很高的精度上传这种形式,以复制我们的大脑和身体,甚至这一复制品与原本没有任何差别。这一复制品会共享我的形式。有人可能反驳说,我们不可能把每一个细节都做到正确无误。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创造细胞和复制身体的精度会与我们管理信息的能力一样呈指数级增长。最终,我们会在想要的任何精度下捕获和重建我的形式中主要的神经核身体的细节。

虽然这一复制品共享了我的形式,但很难说它就是我,因为我还在这。

现在我们再深入进行思考思维的训练,你就会看到出现了进退两难的局面,如果我们复制了自己,然后毁掉了原始的,那么我就结束了,因为那个复制品不是我。尽管复制品会冒充我的工作,没有人看出差别,但是我已经死了。

如果用等效神经材料替换我大脑的一小部分。我还在这,我还是我自己。在逐渐替换过程中,我和原来的我不是同时存在的,过程结束之后会有一个跟之前相当的我,原来的我已经不复存在了。因此逐步替换的我也意味着我的终结。那么问题来了?我的身体和大脑究竟何时变成另一个人的?

另一方面,作为生理过程的一部分,我也在逐步的替换,而且是很快的。持续的只是物质和能量的空间与时间的形式。所以我是否正在被一个看起来跟我长的很像的人持续的替换呢?

我是谁?这是最终的本体论问题,我们常常把它归结为意识问题。当人们谈论意识问题时,往往会滑入对行为与神经之间的意识关联的思考。意识的神经关联(例如智能行为)和意识的本体论实体的区别即是主观和客观的区别。

我相信,人类最终会接受非生物实体也是有意识的,因为最终非生物实体将拥有人类目前拥有全部微妙的暗示、情绪,以及其他的主观体验。

我是谁?本质上我只是一种在时间上的持续形式。

 

最后编辑:
作者:admin
这个作者貌似有点懒,什么都没有留下。

评论墙

  1. oo 说:

    太牛X的问题了,这个答案也有DUANG一声的感觉。鸡皮疙瘩全起来了。

  2. 路人甲 说:

    人类根本就不会死掉,或者更确切的说是不会消失。

    死只是分子层面的一种形式,人类的火焰或者是炼尸炉的那点温度,连原子的变化都促成不了,何况是更深层次的粒子。所以不是复制的问题,是你就是可以永远存在,只是可能不是“人”这样的形式而已。

    至于复制,复制一个肉体出来,那也不是你,肉体上跟你再像,或者是完全一样,也只是一种原子的排列形式的像,那更深层次呢?再像的胞兄弟,也是两个人。

    不过最后的观点还是赞同,在人类世界,本质上,我们只是时间上的一种持续形式。

    非生物实体的确是有意识的,只是当你达到能与其交流的时候,你已经超出人类的范畴了。

留下评论

你的email不会被公开。